贺莉莉:把特殊的爱献给特殊的学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zzm.com/,南特

“娃娃们吃午饭时间快到了,我要去陪餐了。”近日,在延安市特殊教育学校(原市聋哑学校),记者见到刚开完会的贺莉莉,没交谈几分钟,她又匆忙赶到学校食堂,陪学生一起吃午餐。

“娃娃们吃午饭时间快到了,我要去陪餐了。”近日,在延安市特殊教育学校(原市聋哑学校),记者见到刚开完会的贺莉莉,没交谈几分钟,她又匆忙赶到学校食堂,陪学生一起吃午餐。

“老师一会有点事,你帮老师照顾一下班上。”吃完饭后,贺莉莉一边口述,一边用手语嘱托班长,眼里满是关切和温暖。

今年39岁的贺莉莉温柔又干练,从南京特师毕业后,她回延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奋斗在教学一线年了。多年来,她把特殊的爱给了这些特殊的学生。

“小时候,我就梦想着自己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很荣幸长大后站在了三尺讲台上,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贺莉莉说。

因为喜欢当老师,上学时的贺莉莉格外好学,不仅认真学习专业知识,还选修了听障专业课。在延安市特殊教育学校工作后,会手语、懂专业的贺莉莉很快就上手了,除负责语文教学及班主任工作外,还先后承担了学校语训、体育、律动、理化、思品、自然常识和社会常识等各门学科的教学。

因为专业素质过硬,贺莉莉接手的班级不是年纪最小的,就是学校最难管理的班级。她曾从一年级开始带过一届学生,这些平均年龄不到7岁的孩子刚离开父母寄宿学校,她很不放心。无数个清晨,她早早来到学校,手把手教他们洗脸、洗头、剪指甲。还利用课余时间帮孩子们洗衣服,周末还帮忙换洗床单、被罩,当孩子们生病时,无论白天晚上,她会带孩子们就医,担当起“临时家长”的角色。

“临时家长”当的时间长了,贺莉莉不自觉地会以家长角度去看待学生。“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孩子们取得了一个个小进步,最难过的事情,莫过于孩子们伤心流泪时”贺莉莉动情地说。

贺莉莉在教学中发现,听障学生们因为身体状况等原因,往往在家庭中容易被忽视,这种感觉在放假时最明显。她遇到好几次这样的情况:在放寒暑假时,她提前约好家长来学校接孩子,家长也答应了,但临到放学时家长却没来,还爸爸推给妈妈,妈妈推给爸爸,让本来欢呼雀跃的孩子顿时眼泪汪汪。

贺莉莉有时感到特别无助和难过,但她依然会面带微笑地安慰孩子,给予他们更多的温暖。

“正在成长的孩子,仅有老师的爱怎么够呢?孩子们更需要的是爸爸妈妈的爱呀!”于是,贺莉莉又不厌其烦地和家长沟通,甚至想方设法调解孩子的家庭矛盾,让孩子在一个更加有爱和温暖的家庭中快乐成长。

当老师,难免会遇到调皮捣蛋不听话的学生,贺莉莉也遇到过。多年前,贺莉莉曾教过一个男孩小张,那是她从七年级开始带的学生。小张在学校不爱上课,很多老师对他没有办法。贺莉莉接手后,找到了他很多闪光点,比如勤快、爱干净、仗义。贺莉莉不仅主动关心他,并让他当上了班长。小张不仅带领同学们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带领同学们一起早读、学习,非常认真。

“特教一定要有温度,工作才有力度。”贺莉莉笑着说,这是她多年工作的总结。

不久前,贺莉莉的学生小高在微信上和她聊天,说出了自己在工作中的困境。在贺莉莉的耐心引导下,小高的心结解开了,和同事们矛盾化解了,也留在单位了。

贺莉莉也非常关注那些毕业的孩子,她会主动和他们沟通,帮助学生解决困难,慢慢地,他们都处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日为师,终生为友。”贺莉莉经常对她的学生说。因为这些特殊的孩子从小比较依赖她,出了社会后遇到问题时,总是喜欢找她诉说。贺莉莉无论在哪儿,总会第一时间给予回复。

几年前,小张毕业时,贺莉莉还给小张赠送了一件黄色的短袖。小张说:“老师,毕业了挣了钱会回来看你的。”如今,南特小张和贺莉莉仍然保持着联系。“老师,我去苏州工作了。”“老师,我有女朋友了!”不论是有了好消息,还是遇到困难,小张总是会和贺莉莉分享。而贺莉莉再忙,也会给学生们回信息,分享他们的快乐,帮忙化解他们遇到的难题。

除了家长的肯定,勤奋工作也给贺莉莉换来了很多荣誉,她先后获得陕西省特殊教育课堂教学大赛二等奖、陕西省教学能手称号、陕西省优秀教师、优秀员等荣誉。

“学生听不到也不会说,所以我的每一堂课都非常重要。我一定要上好这门语文课,让自己的学生能够和普通人正常交流。”贺莉莉坚定地说。(记者 叶四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