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不跳舞了中国还在等什么

印度电影在中国的这个夏天持续高温。5月中旬在中国上映的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上映16天就揽票房近亿元人民币;7月25日登陆中国的商业大片《幻影车神3:魔盗激情》,上映3天获得860万元人民币票房,而另一部被称为史诗巨著、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官方网站评分高达9.4分的《巴霍巴利王》,也即将登陆中国院线。

“越南电影飞机大炮,印度电影唱唱跳跳。”这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大篷车》等电影的风靡一时,中国电影观众对印度电影的初印象。如今,唱唱跳跳的印度电影有了怎样的新面貌?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印度杜恩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助理教授茅笃亮。

7月初,印度青年学者茅笃亮作为青年学者来中国参加2015“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他的研究课题是电影。印度电影的起步和成名都较早,电影大师雷伊的“阿普三部曲”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闻名世界。

题材百无禁忌一直被视为印度电影的成功之道,《我的个神啊》就大胆地讽刺了印度的宗教。茅笃亮说:“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电影批判宗教。比如《新时代》,讲述的是男主角在修路过程中挖出了一尊女神像,其他人认为是修路亵渎了女神,而男主角认为宗教并不能帮助当地发展,要发展必须修路。这部电影在当时取得了很高的票房。”

茅笃亮所在的城市德拉敦(dehradun)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250公里。城市不大,这几年来也新建了四五个影院。不过,茅笃亮发现,印度的电影市场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是票价上涨,尽管在印度看一部3D电影也就花相当于20元人民币,但“以前踩三轮车的师傅会去电影院,现在去不起了”;二是跟风现象较为严重,“2010年,有个男明星拍了一部关于警察的电影,获得票房丰收。结果,差不多每一个有名的男演员都跟着拍了警察题材的电影”。

茅笃亮说,看电影在印度是一项家庭活动,周末全家老少一起去电影院,所以轻松愉快的电影占据影院主流。“上世纪50~70年代的电影还反映普通人的生活,而现在注重的是娱乐。”茅笃亮说,“尽管有印度学者批评这类电影的艺术水平太低,低得不能再低,但是没有办法,票房高啊。有电影导演在公开采访时就直说:我的目的不是改变社会,而是给观众创造一个梦幻的世界,让他们进入影院后忘记烦恼。”

歌舞是印度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孩子出生、结婚等重要场合,都得唱歌跳舞。歌舞也被认为是印度电影的“标配”。茅笃亮说:“主人公一般会穿着传统服饰唱歌跳舞,所以外国人看两三部印度电影,就能知道印度是怎样的国家、有着怎样的风情。”

茅笃亮介绍,一部印度电影内一般要穿插5首左右歌曲,每首5分钟,再加上5分钟中场休息,所以观众在影院看一部电影要花两个半小时。不过,一切都在悄悄地变化。在“时间就是金钱”的理念指引下,有的影院为了多放几场电影抓收入,会在公映时把歌舞删减,DVD版中才有完整版。

《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导演拉库马·希拉尼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现在大约有30%的电影完全没有歌舞;剩下的歌舞篇幅也大大减少。

其实,并非所有的印度电影都有歌舞,与商业电影相对的,印度电影的另一个分类——艺术电影就不含歌舞。“没有明星、没有大场面、没有歌舞、叙述缓慢、较少冲突、现实主义……类似张艺谋《一个都不能少》这样的电影,在印度被归类为艺术电影。”茅笃亮介绍,政府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会对艺术电影的拍摄予以资金支持,此外还有民间资本的投入。

艺术电影也会公映,票房一般欠佳,偶有例外,“上世纪80年代有一部艺术电影,讲的是政治家、商人、媒体之间的腐败,获得了不错票房”。不过,茅笃亮坦言,对于大部分电影观众而言,“艺术电影开始十几分钟后,就可能睡着”。和中国一样,目前在印度并无艺术电影院线。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年报》,2014年全球电影票房375亿美元,中国占48亿美元,仅次于北美。然而,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排名前10中,好莱坞电影占了一半席位,分别是《变形金刚4》(第1)、《星际穿越》(第5)、《X战警:逆转未来》(第6)、《美国队长2》(第7)、《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第8)。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14年印度电影市场的票房前10全部是印度宝莱坞电影。有媒体报道称,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上拿走了约60%的票房收入,而在印度,这个数字只有不到10%。

除了《阿凡达》《泰坦尼克号》等现象级电影,好莱坞在印度难以撼动宝莱坞的地位。“一是因为语言,好莱坞电影是英语的,很多人看不懂,又不喜欢看字幕;二是因为好莱坞电影中会有一些暴露身体的镜头,而印度小城市的观众比较保守,去影院看英语电影被视为一件不好的事;三是因为文化差异,很多观众看电影就是为了看唱歌跳舞,好莱坞没有这方面内容。”茅笃亮说。

茅笃亮认为,东方文化的电影走向世界,无论是反映本民族的特色还是人类共通的情感,都会受到欢迎,关键在于“这是一部好电影”。“上世纪50年代的《流浪者》并没有反映印度传统文化,而是人人都有的情感、小人物的困境;《我的个神啊》反映的则是印度宗教、文化方面的问题”。

茅笃亮说,中国电影在印度并不流行。在印度普通观众的眼中,中国电影有很多是功夫片,李连杰、成龙这样的明星就是中国电影的代表人物。“就我所知,印度对大陆电影并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张艺谋是谁。”

早在2003年,茅笃亮在尼赫鲁大学念大学二年级时,教中文的老师为了让学生们更直观地了解中国文化,就给他们看中国电影。茅笃亮记得自己看的第一部中国电影是张艺谋的《活着》。现在,他也成了中文系老师,也常常在大学放电影。“我放《泰囧》的时候,全杜恩大学的学生都来看了。”茅笃亮说,“我可以自信地说,只要电影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的哭和笑,印度人会喜欢中国电影的”。

印度电影在中国的这个夏天持续高温。5月中旬在中国上映的印度电影《我的个神啊》,上映16天就揽票房近亿元人民币;7月25日登陆中国的商业大片《幻影车神3:魔盗激情》,上映3天获得860万元人民币票房,而另一部被称为史诗巨著、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官方网站评分高达9.4分的《巴霍巴利王》,也即将登陆中国院线。

“越南电影飞机大炮,印度电影唱唱跳跳。”这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大篷车》等电影的风靡一时,中国电影观众对印度电影的初印象。如今,唱唱跳跳的印度电影有了怎样的新面貌?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印度杜恩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助理教授茅笃亮。

7月初,印度青年学者茅笃亮作为青年学者来中国参加2015“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他的研究课题是电影。印度电影的起步和成名都较早,电影大师雷伊的“阿普三部曲”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闻名世界。

题材百无禁忌一直被视为印度电影的成功之道,《我的个神啊》就大胆地讽刺了印度的宗教。茅笃亮说:“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电影批判宗教。比如《新时代》,讲述的是男主角在修路过程中挖出了一尊女神像,其他人认为是修路亵渎了女神,而男主角认为宗教并不能帮助当地发展,要发展必须修路。这部电影在当时取得了很高的票房。”

茅笃亮所在的城市德拉敦(dehradun)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250公里。城市不大,这几年来也新建了四五个影院。不过,茅笃亮发现,印度的电影市场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是票价上涨,尽管在印度看一部3D电影也就花相当于20元人民币,但“以前踩三轮车的师傅会去电影院,现在去不起了”;二是跟风现象较为严重,“2010年,有个男明星拍了一部关于警察的电影,获得票房丰收。结果,差不多每一个有名的男演员都跟着拍了警察题材的电影”。

茅笃亮说,看电影在印度是一项家庭活动,周末全家老少一起去电影院,所以轻松愉快的电影占据影院主流。“上世纪50~70年代的电影还反映普通人的生活,而现在注重的是娱乐。”茅笃亮说,“尽管有印度学者批评这类电影的艺术水平太低,低得不能再低,但是没有办法,票房高啊。有电影导演在公开采访时就直说:我的目的不是改变社会,而是给观众创造一个梦幻的世界,让他们进入影院后忘记烦恼。”

歌舞是印度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孩子出生、流浪者结婚等重要场合,都得唱歌跳舞。歌舞也被认为是印度电影的“标配”。茅笃亮说:“主人公一般会穿着传统服饰唱歌跳舞,所以外国人看两三部印度电影,就能知道印度是怎样的国家、有着怎样的风情。”

茅笃亮介绍,一部印度电影内一般要穿插5首左右歌曲,每首5分钟,再加上5分钟中场休息,所以观众在影院看一部电影要花两个半小时。不过,一切都在悄悄地变化。在“时间就是金钱”的理念指引下,有的影院为了多放几场电影抓收入,会在公映时把歌舞删减,DVD版中才有完整版。

《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导演拉库马·希拉尼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现在大约有30%的电影完全没有歌舞;剩下的歌舞篇幅也大大减少。

其实,并非所有的印度电影都有歌舞,与商业电影相对的,印度电影的另一个分类——艺术电影就不含歌舞。“没有明星、没有大场面、没有歌舞、叙述缓慢、较少冲突、现实主义……类似张艺谋《一个都不能少》这样的电影,在印度被归类为艺术电影。”茅笃亮介绍,政府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会对艺术电影的拍摄予以资金支持,此外还有民间资本的投入。

艺术电影也会公映,票房一般欠佳,偶有例外,“上世纪80年代有一部艺术电影,讲的是政治家、商人、媒体之间的腐败,获得了不错票房”。不过,茅笃亮坦言,对于大部分电影观众而言,“艺术电影开始十几分钟后,就可能睡着”。和中国一样,目前在印度并无艺术电影院线。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年报》,2014年全球电影票房375亿美元,中国占48亿美元,仅次于北美。然而,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排名前10中,好莱坞电影占了一半席位,分别是《变形金刚4》(第1)、《星际穿越》(第5)、《X战警:逆转未来》(第6)、《美国队长2》(第7)、《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第8)。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14年印度电影市场的票房前10全部是印度宝莱坞电影。有媒体报道称,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上拿走了约60%的票房收入,而在印度,这个数字只有不到10%。

除了《阿凡达》《泰坦尼克号》等现象级电影,好莱坞在印度难以撼动宝莱坞的地位。“一是因为语言,好莱坞电影是英语的,很多人看不懂,又不喜欢看字幕;二是因为好莱坞电影中会有一些暴露身体的镜头,而印度小城市的观众比较保守,去影院看英语电影被视为一件不好的事;三是因为文化差异,很多观众看电影就是为了看唱歌跳舞,好莱坞没有这方面内容。”茅笃亮说。

茅笃亮认为,东方文化的电影走向世界,无论是反映本民族的特色还是人类共通的情感,都会受到欢迎,关键在于“这是一部好电影”。“上世纪50年代的《流浪者》并没有反映印度传统文化,而是人人都有的情感、小人物的困境;《我的个神啊》反映的则是印度宗教、文化方面的问题”。

茅笃亮说,中国电影在印度并不流行。在印度普通观众的眼中,中国电影有很多是功夫片,李连杰、成龙这样的明星就是中国电影的代表人物。“就我所知,印度对大陆电影并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张艺谋是谁。”

早在2003年,茅笃亮在尼赫鲁大学念大学二年级时,教中文的老师为了让学生们更直观地了解中国文化,就给他们看中国电影。茅笃亮记得自己看的第一部中国电影是张艺谋的《活着》。现在,他也成了中文系老师,也常常在大学放电影。“我放《泰囧》的时候,全杜恩大学的学生都来看了。”茅笃亮说,“我可以自信地说,只要电影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的哭和笑,印度人会喜欢中国电影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nzzm.com/,流浪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